您的位置:新时代赌城官网平台 > 头条推荐 > 从社区到乡村

从社区到乡村

2019-12-29 12:55

从城镇社区、农村村社到法院内部,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临河区人民法院构建的“诉调三层对接机制”,不仅让各审判庭室走出法院与社区人民调解组织结对、派出法庭与乡村基层调解组织对接,还创造性地将人民调委会直接引驻进了法院机关。采访中,他们这种把诉讼与调解工作紧紧结合在农村、城区和院机关,不仅法官走出去,还把当事人请进来的诉调新机制,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实践进行时 法官来到社区 “这个调解协议解决了我的大问题!”刚刚在临河区车站街道办事处人民调解委员会解决了纠纷的贾利明手里拿着调解协议不好意思地对记者说,“我真不是想拖欠暖气费,是因为我家里这个情况实在是一次拿不出来这笔钱,这下子可好了,这个协议解决了我的大问题!” 原来,下岗职工贾利明因拖欠了富源热力公司两年的暖气费共计3679.2元,被富源热力公司起诉到临河法院。富源热力公司在申请立案时经立案法官指导来到临河区车站街道办事处人民调解委员会。 调委会办公室里,临河法院民一庭副庭长王伟正与调解员一起给贾利明与富源热力公司制定分4至5个月分期付清拖欠暖气费的付款协议。在王伟和调解员的调查下得知,贾利明因身体不好,家里孩子又在上大学,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便帮助他制订了如上的调解协议。富源热力公司的总经理韩续对这个结果也很满意。 在王伟的指导下,一个多小时就解决了富源热力公司两起拖欠暖气费的纠纷。 临河法院院内各业务庭对口指导联系人民调解组织的划分中,王伟所在的民庭是临河区车站街道办事处的对应指导庭室,院里要求每名法官每季度至少要一到两次深入辖区,了解排查矛盾纠纷情况,对调解组织进行业务指导。 “我每周都会抽出半天时间来到社区,看起来是我们帮助人民协调组织解决法律难题,花费了我们的办案时间,其实这个时间花得太值得了!”王伟对法官进社区的制度很赞同,“我只要帮助调解员调解一两起案子,剩下的大量类似纠纷在社区就被他们调解了。你可别小看这些调解组织,自从我们开始实施法官下社区后,我们庭的案子可大大减少了,去年我一个人就办了140件案子,现在都6月份了,我手头才只有40多件案子。真是给我们减轻了工作负担!” 调委会驻进法院 下午6时5分,记者从临河区车站街道办事处赶回临河法院,看到了几间结构极像医院专家门诊设置的办公室,这里是驻临河法院人民调解委员会。 已过下班时间,调委会办公室、公开调解室、不公开调解室里还都有调解员在给当事人做工作。 记者看到不公开调解室里,调解员李秉义刚将一名中年妇女送出来,听说调的是一起婚姻纠纷,便问这名原乡党委书记“案子调得怎么样?”老书记摇摇头:“不成,这个一看就知道是铁了心要离的!”什么样的案件能调、什么样的案件调不了,几句话下来,老书记心里就有了谱。在农村当了几十年的书记,调解农村纠纷是他的专长,一般情况下,农村纠纷都会挂他的“专家号”。 这些由临河法院院长弓建国亲自挑选的调解员各具特色:一名信访局退休局长、一名乡镇退休的书记、一名退休教师、还有四名退休法官及一名在职法官和书记员,他们各有专长,是专门帮助法院解决诉讼中的难题的,特别是通过诉讼手段难以平息的矛盾的。 信访局原局长李玉兰也是弓建国特意挖来的“干将”,已近60岁的她说话办事依然风风火火,此时正在接待今天的第6拨当事人。一会工夫,两个当事人就拿着协调协议走了。调解难案是她的专长。“她可为我们解决了不少大难题,去年腊月二十三,临河区新华镇永乐村农民刘霞抱着小孩到临河区法院,说丈夫车祸死亡一个多月,公婆家的亲属一直不允许将死者火化安葬,其理由是一切赔偿费用都要由公婆掌握,刘霞不可以签署协议领取赔偿款,并为此四处上访、闹事。马上过春节了,丈夫还不能入土为安,刘霞抱着孩子在法院门口哭得泣不成声,立案庭的法官把她引导到李玉兰这里,冒着零下20多度的严寒,李玉兰和另一名调解员赵宏兵马上跟着刘霞跑到现场,并多次往返公安部门和巴市医院协调沟通,终于在腊月二十七将死者火化安葬,刘霞也领到了属于自己的赔偿款。” 两法官走进乡村 临河法院新华人民法庭管辖面积660平方公里,有33个行政村,259个村民小组,两个农场,22个分场,辖区内7.5万人。如此广袤的管辖面积、辖区内如此多的人口,新华法庭却只有两名法官,工作却做得让老百姓个个竖起大拇指。 在临河区乌兰图克镇,水协会负责人指着调解室墙上的诉调三层对接流程图向记者介绍法庭是怎么帮助他们解决了1万余元的拖欠浇地水费纠纷:“这可不仅仅是1万余元的事!”他怕记者不理解法官帮他们调解这个案件对他们而言有多重要,还专门把记者拉到了新胜村的农地里。 此时,田里的韭菜已冒出了地头,绿油油的一片,看起来生机勃勃。这里是远近闻名的韭菜之乡,产的韭菜大多都运往外地销售。“要不是法官,你今天就看不到这些菜了!”水协会负责人指着这片地对记者感慨。 原来,说起来是20户农户欠水纠纷,其实地里浇水的事几乎是关系到每一户农民种田的大事。正值农民春耕备耕生产时节,镇子里的每个村都有水费纠纷,镇政府、村组、用水协会多次开展工作也未能够有效解决,再不解决就要误了农时,镇、村上的领导都急得上火。 新华法庭的两名法官马上走进各农户,坐在农户家的炕头上,用乡言俚语与当事人进行交流、释法、析理,经过几天的普法,农民才知道,诉调对接机制实施以来,调解协议一经确认就有了执行力,和司法所签订的调解书也有法律效力了。当时就有大部分农户缴纳了水费,剩余的几户也积极筹款,准备尽快交纳水费。相邻六组的农户听说后也都准备缴纳水费。此次诉前调解共化解水费纠纷50余起,催缴水费5万余元。 亮点透视镜 诉调三层对接促进矛盾及时低成本化解 近年来,临河区人民法院案件数量持续攀升,年均案件8000余件,连续三年列内蒙古自治区基层法院受案数首位,法院案件数量不断攀升,法官每天忙于办结案件,工作负荷大,厌案情绪普遍。针对这种情况,临河法院自2011年10月开始探索、构建“诉调三层对接”机制,分别建立了基层法庭与村镇调解组织、院内业务庭与办事处社区调解组织、院机关与驻法院调委会的对接。 三层对接体系各有重点和特色,相互补充,相互促进,形成了人民法院与人民调解组织相互借力、共谋调处的格局。截至今年5月底,临河区人民调解组织受理各类矛盾纠纷2502件,同比增长832件;调解成功1788件,同比增长571件;调解成功率71.5%,同比增长12%。与此同时,临河法院同期新收各类诉讼案件1201件,同比减少519件,下降率为43%。 在农村,基层法庭以构建联动化解矛盾机制为切入点,重点在调解方式上实现诉调对接。法官下村组送法律文书的同时走访基层调委会,了解矛盾排查情况,进行业务指导,遇到纠纷,现场参与化解。在当地党委、政府的组织下,建立了法庭、司法所(人民调解组织)、派出所“三方联动”的工作机制,对排查出的矛盾纠纷,三方联合出击,深入现场,分工负责,及时化解;流程上实行诉调对接“五步法”,即摸底排查、现场指导、引入诉讼、邀请调解、执行跟踪等逐步进行。从基层调解组织挑选责任心强、当地有威望的调解员,作为司法联络员,及时向法庭通报矛盾纠纷情况,并协助送达文书、勘验现场。 在城区,院内各业务庭以“一对一”为联系方式,以业务指导为着力点,切实提高人民调解组织解决纠纷的能力:定期到各办事处、社区进行业务座谈,讲解法律,交流经验。建立电话指导、咨询制度,遇到法律问题,人民调解员随时咨询对应联系的法官。法院在审理邻里、赡养等涉及百姓生活的纠纷中,主动邀请当事人所在辖区调解员参加;在审理供热、物业纠纷中,由于调解员对所居住的社区服务情况比较了解,法院委托其调解。 上述两种对接方式主要是法官主动“走出去”的工作形式,为了进一步增强诉调对接的紧密性、实效性,又采取了“请进来”的方式:在院机关设立了驻法院人民调解委员会。进法院诉讼的案件,先由立案法官询问起诉的当事人是否经过了人民调解,如未经人民调解的,向当事人介绍人民调解的优点,尽可能将事实比较清楚的纠纷引导到调委会;当事人同意后,立案庭出具《诉前调解委托函》,将案件转入调委会进行调解。调解结束后,达成调解协议的,可以直接在司法确认室申请司法确认;调解不成的,由调委会出具《调解反馈函》和《终结调解书》,将案件转入诉讼程序。 点 评 临河法院“诉调三层对接”工作机制是现在社会转型时期较好的化解社会矛盾、促进社会和谐的手段和措施,它以法院为主导,统筹发挥各级基层调解组织的职能作用,利用多种社会力量促进社会矛盾的化解,尤其驻法院人民调解委员会这种形式是比较独特的,能够充分发挥专业调解的作用,对现阶段化解社会矛盾有非常大的推进作用。我觉得这项机制的意义在于:一是有效地缓和了当事人双方的对立情绪,促进了社会和谐。如果直接“一步到诉”,当事人之间会因为判决而更加情绪对立;调解可以和和气气地解决矛盾,而不伤感情。二是群众受益较多。“诉调三层对接”时间短、程序简便,减少当事人的不少诉累。三是有利于缓解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将处理矛盾的关口前移,使大量的社会矛盾在诉前解决掉,就可以有效地降低法院受案数量。四是减轻了党委、政府的压力。法院判决之后如果不能完全定纷止争,势必会引起上访等问题,党委、政府也会拿出很大一部分精力来处理这些问题,而“诉调对接”这种完全建立在自愿基础上的机制则不会带来这类问题。 ——内蒙古自治区人大代表 王五厚

本文由新时代赌城官网平台发布于头条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从社区到乡村

关键词: